AAB set a bad example for his Cabinet ministers

 Out of the eight ministers from Johor ( Hishamuddin,Ong Ka Ting, Khaled Nordin, Muhyiddin, Syed Hamid Syed Albar…). the only one (Chua Soi Lek) that stays back went to Sabah to receive his datukship when the water started to rise in his constituency. 

AAB set a bad example for his Cabinet minister; he just paid a visit, said a few words, touched a baby’s head and then flied to Australia for holidays. 

In a forum organised by Oriental Daily last night, I said the ministers did not bother to come back because they have always won big in Johor and they believe that they will still be voted in the next GE even if they did not come back to help out. No?

MerdekaReview.com has the story…

国家大难当前部长们度假
水灾灾黎尝政府腐败恶果
 

日期/Dec 28, 2006   时间/07:06:20 pm新闻/家国风云   作者/本刊陈慧思 
           
 【本刊陈慧思撰述】政府处理南马大水灾疏漏重重,引发喧天民怨。时事评论员刘镇东认为,政府透过部门分配,输送经济利益与政治利益,以致天灾管理、日常事务管理皆出现严重状况;南马大水灾只不过放大了政府的腐败与无能。 副首相纳吉在爆发南马大水灾的一周前宣布,政府拨出马币八千万元作为东海岸水灾的救灾经费。刘镇东,八千万元不是小数目,若善加利用,应可有效防范水灾,但是由于公共领域策划及协调状况百出,拨款化为实际行动时往往已经贬值,无法达至目标效果,因而衍生许多天灾人祸。他指出,我国应对天灾的策略往往是发放巨款建设基建,政府乐衷此道皆因巫统是靠建筑工程分赃的政党。他说:我国政府没用脑,但是却用砖块解决问题没有执行规划,砖块不会解决问 刘镇东昨晚在《东方日报》主办的昔加末洪水大浩劫讲座会上发表上述言论。昨在隆雪华堂举办的讲座会吸引约60人与会讲座会另一名主讲人为城市规划师杨善勇,主持人为隆雪华堂社会经济委员会副主席杨有为。 
国家大难当前部长们度假  刘镇东点出一个奇怪现象:水灾在这里,国家领袖在哪里?他指出,首相阿都拉巴达威利用从委内瑞拉回国转机的短暂时间奔到柔佛抱抱小孩拍一拍照,就飞到澳洲旅行;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黄家定和科学、天然资源及环境部长阿兹米卡立(Azmi Khalid)在八万国民遭遇水灾危难的当儿尚在国外度假,整个政府机构似乎完全没有危机感,仅把水灾当作日常事务管理。 他高声说:八万人疏散是一个全国性危机,但是在吉隆坡我们没有感觉是危机,国家有无把它当作是危机? 他质问:我们有危机管理吗?水灾死了很多人、肾脏病患因为缺水而死亡,我们应该检讨,媒体在这次水灾中给了我们什么感觉?媒体固然大肆报道灾情,但是对制度的批判却不足。 1219日始,南马发生百年大水灾,柔佛、森美兰、马六甲、彭亨三州多个地区变成泽国,疏散人数高达八万人,迄今已有七人在此水灾中丧生。水灾期间数个地区面对制水、电流中断甚至断粮的问题。    

政府部门靠分赃巩固实力 刘镇东(右图)点出我国公共领域分工的畸形面貌:大小水沟分由天然资源部和市政府管理、房屋及地方政府部管理屋业发展及借贷行业、地方政府管理垃圾、企业发展部管理公共交通执照,间中出现许多任务与部门名称及功能不搭配的地方。他认为,政府结构呈现此畸形面貌,乃至公共事务管理失当,皆因政府部门的编排被利用以输送财富及资源。 他认为,巫统以建筑业分赃,马华公会则靠商业发展巩固自己的势力,政府部门的分配与经济利益可说紧密相扣。 他举例说:发公共交通执照的部门是企业发展部,它的前身是公共企业部执行新经济政策是公共企业部主要议程。可见经济利益、政治利益和部门的安排有关。 此外他说:房屋发展及马华公会的经济利益也紧紧相扣。当我们要看政府怎么管理国家,便应该看政府的结构。 垃圾管理是由地方政府负责,但是垃圾处理已经私营化。私营化的结果是,我们看到一些乡下地区没有专门载送垃圾的垃圾车收垃圾,而是用普通的罗里收垃圾,为什么会这样?因为合约列明的数额已经由上几层的承包商分了,最后承包工程的承包商已经没钱了,唯有用罗里处理垃圾。 

柔佛赢定国阵领袖掉以轻心 点出公共管理与经济利益挂钩的可怕之余,刘镇东也提出,今天人民之所以宁可相信谣言,也不愿听信政府的宣布,皆因政府的公信力已然动摇。 他表示,社会有集体记忆,会产生联想,政府必须长期建立其公信力,以免人民信谣言甚于信官方说辞。他说:如果某部长早年被爆生活淫乱,那么人民看到蒙古女郎案件便会将两者联想在一起;今天巫青团员高举马来剑,人民会联想到1987年也有巫统领袖曾举剑高呼:用华人的血洗这把剑。 茅草行动白皮书提及,巫青团于19871017日在吉隆坡拉惹慕达路体育馆行大集会,现任副首相、巫青团团长纳吉(右图)更高举马来短剑高喊用华人的血来洗这把剑 最后刘镇东表示:最近的美国选举,共和党输了参众议院的控制权,有人分析说,卡特列娜台风是个转捩点,这场天灾在让美国人看到,原来美国的后院也有几万人在体育馆落难没饭吃,选票选举是否可以改变经济利益的安排和公共领域的效率,这是我们需要思考的。 刘镇东提出以选票改变命运说法,得到听众的积极呼应。 民主行动党非政府组织局主任刘天球在听众发言时段时表示:柔佛有八名部长,但是除了蔡细历在马来西亚,其他部长都在国外,包括黄家定。如果国阵不是在柔佛州每次都大胜,且以几万多数票狂胜,如果不是他们认为不回来也会赢,他们怎么不会赶回来?我心想,他们会想,既然我反正都中选,为何我要这么勤? 他说:发生水灾大灾难,我们不能只怪政府,因为政府是我们选出来的呀!大部份人民不理会贪污,恶果所以由人民来尝,责任也应由人民来负!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