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psided agreement

Extract from Merdekareview…

撤换政府以自救

刘天球表示,白蒲大道大部份路段皆由原有公路提升而成,因此设定此大道过路费并不合理。他说,既然合约签下了,人民已经无法摆脱大道过路费涨价的命运,唯一自救的方式是撤换政府。

刘天球(左图)说:“有些尚未醒悟的人会想,他们没有使用大道,因此不受影响,但是别忘了因大道收费涨价而增加的交通成本会影响他们。如果民主行动党成功执政,我们将收购大道,免却人民国路得付费的烦恼!”

卡立依布拉欣认同刘天球的说法。他也同时提出,制定《资讯自由法令》(Freedom of Information Act),限制政府必须公开大道合约等关乎人民利益的文件,供人民检视及监督。

由于我国还沿用《官方机密法令》这条早已过时的法令,就算是国会也没有办法取得一些文件,每当大道收费涨价时,他们(政府)会说‘合约已经签了,我们无法做些什么’。其实你可以做些什么:你可以将他们踢开(撤换政府)!”

他提出,大道私营化是大道过路费成为人民包袱的滴水源头。他说:“我国的大道私营化计划结合了谈判的形式以及‘马来西亚大宝号’(Malaysia Incorporation)的全新概念。这个模式的私营化计划创造了双赢的局面,赢家分别为政治人物、政府官员和企业家。”

人民成了众多私营化计划的输家,为此,他呼吁政府取消马来西亚大宝号的私营化模式,并设立私营化独立委员会,以探讨及稽查大道收费价格及调幅标准。

卡立(右图)曾任牙直利集团(Kumpulan Guthrie)行政总裁,该集团是牙直利大道的特许经营公司。卡立指出,他曾参与牙直利大道合约的谈判,了解到企业谈判时都会放大经营大道的风险(如假装担忧汽车流量不佳),藉此为自己争取最大的利益;此外,他也披露,政府官员和企业职员在合约谈判过程中都会以“考察他国如何谈判大道合约”为藉口,到外国旅游观光。

他揶揄说:“到最后,你们问:谁为人民争取利益?这不是一个课题,这也根本不是一个相关的问题,既然你已经选了他们(政府),那么就让他们好好享受吧!”

反对过路费涨价委员会成员齐声呼吁政府公开其它大道特许经营合约供人民检视。他们也吁请人民踊跃出席该会在周日(17日)下午四时在双威金字塔购物中心大门前举办的大型反过路费涨价请愿集会,向政府吭声,表达心中的不满。

One Response to “Lopsided agreement”

  1. so no to BN Says:

    all everyone to so NO to BN on next election
    pass this to all including PM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