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SA threat: CRC (Selangor Chinese Assembly Hall) urged the authority to drop investigations

CRC (Civil Rights Committee) also wanted the government to adopt FOI Act and make all agreements signed with toll concessionaires public. The CRC statement was released by its chairman C E Ser . He said OSA should only be used to charge spies and traitors, it should not be used to stifle dissident voice. Malaysiakini has the story…

制定资讯自由法急不容缓
民权委会吁公布大道合约

07年2月9日 下午1:21 malaysiakini
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对于四位反对党党要因“揭露白蒲大道弊端”,而面对在《1972年官方机密法令》下被提控的威胁感到遗憾。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主席谢春荣(左图)发表文告,呼吁警方立即撤消对上述弊端揭發人的调查与滋扰,同时呼吁政府制定《资讯自由法令》,凌驾于《官方机密法令》之上,以便保护公众的知情权。他指出,目前《官方机密法令》授权政府掩盖任何资讯。不独所有内阁、州行政理事会的文件,以及任何“关系国家安全,国防以及国际关系”的文件自动被列为机密,部长、州务大臣和他们所授权的官员可以随意把任何其他文件加密。

“尤有进者,该法令并没有规定解密期限,而任何被定罪者则会入狱最少一年。过去就有反对党领袖因为揭露高官贪污而在该法令下身陷牢狱,而舞弊营私者反而逍遥法外,其不合理之处可见一般。 ”

机密法只应对付间谍,非检举弊端公民

他说,身为“资讯自由法令联盟”的一员,民权委员会呼吁联邦政府与州政府制定资讯自由法律,以便增进公民知情权,并以此检讨《官方机密法令》。

“在民主社会里,任何机密法律的正当性只在于防范谍报活动,不在对付弊端揭發人、检举人或关心公共事务的一般公民。”

“设计得当的《资讯自由法令》将比《官方机密法令》更能保障国家利益。当公民能够有充足的管道取得公共资讯,贪污、滥权、渎职等等问题都将被暴露出来并受到制裁。不幸的,独立50年后,只有吉兰丹州政府委托了公民社会草拟这种法律,准备立法。”

他表示,80年代政府推动私营化政策以来,举凡水供、电供、邮政与公路服务的合约从来没有曝露在阳光之下供公众检阅,完全剥夺了人民的知情权。

民权委员会呼吁国人一道大声地提出以下诉求:

1。解除对上述四位弊端揭發人的调查与滋扰;

2。公开所有政府与特许权公司的私营大道合约;

3。成立专司媒体法律改革的国会特选委员会,制定《资讯自由法令》,使之凌驾于《官方机密法令》之上,以便两者抵触时,后者条文自动失效。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