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SA threat: LKS questions Govt for selective use of OSA

We must thank these activists and supporters who turned up at the Bukit Aman last Monday to extend their solidarity and support with four of us who were summoned to the PDRM headquarters under OSA investigation.Terima Kasih. Nandri. Xie Xie.

Opposition Leader Lim Kit Siang has found out that RAM has been using the contents of both NPE and Litrak toll agreements in their analysis and ratings reports over the years. So, what so secretive or confidential about these toll agreements? Why the selective use of OSA? 

 

林吉祥责政府选择性使用机密法令

■日期/Feb 10, 2007   ■时间/03:53:43 pm
■新闻/家国风云   ■作者/merdekareview 记者
           
【本刊记者撰述】国会反对党领袖兼民主行动党怡保东区国会议员林吉祥指出,首相阿都拉在大道合约议题上选择性使用广泛机密法令做法,已经令到阿都拉的道德正当性受到挑战。林吉祥今天发表文告指出,尽管阿都拉在2004年大选赢得空前的91%国会议席,但阿都拉政府的道德正当性正受到挑战,尤其是在大道特许合约上选择性使用官方机密法令(OSA),他宽容评估机构加以暴露让特许公司牟利的同时,却迫害同样暴露有关内容来保护广大公眾利益的反对党领袖。他指出,在周二,马来西亚评估机构有限公司(RAM)刊出只能来自新班底大道(NPE)特许合约的信息,以指派与重新确认新班底大道有限公司的4.9亿元高级Bai’Bithaman Ajil债券(2002/2013)及2.5亿元低级Bai’Bithaman Ajil(2003/2016)长期等级为AA3及A1,这些可以在RAM有关新班底大道有限公司的预测金融等级中看到,它们分别誌期(i)2003年10月;(ii)2004年12月;(iii)2005年11月;及(iv)2006年10月。“政府不可能不知道RAM在这4年来的上述四项报告,如果政府真的如此无知、笨拙与无能,我準备将它们电邮给内阁。我清楚表明,我完全无意建议RAM及其分析员应在OSA下被提控,而只是想问,首相、工程部长三美威鲁及内阁如何能为本身的双重标準做法自圆其说,一方面要揭露白蒲大道(LDP)特许合约的反对党领袖,即公正党的卡立与蔡添强、行动党的刘天球及回教党的哈达‘付出代价’,一方面却对RAM及其他资產分析员揭露其他大道合约内容做法视若无睹?”林吉祥同时指出,RAM在2006年8月对环城大道公司(Litrak)有关其40公里长城市际LDP特许合约的“评估检讨”。“RAM重新确认Litrak的2.75亿元保障系列债券(高级系列债券)的评级为AA2及3.95亿元的Al Bai’Bithaman Ajil回教债券(低级BalIDS)及1.5亿元可赎回低级债券(互换债券)为AA3级,以及2.55亿元的Murabah商业债券/中期债券(低级ICP/IMTN)为AA3/P1。”他指出,RAM在重新确认Litrak上述的长期评级具有“稳健展望”时,引述了一些“实力”,包括:

“受赞赏的良好营运记录”-“自收费站开始运作以来,LDP的交通流量获得可观的持续成长,它获得蒲种、双威城、八打灵再也、白沙罗及甲洞人口稠密区的有利路段支撑。该大道的每日平均交通流量,从2000年3月财政年的18万8066辆上升至2006年3月31日财政年的41万7581辆,标誌著过去7年的每年平均增长率是14.5%。与此同时,2006年3月财政年的交通成长率预计是7.98%,比RAM连续4年预计的还要高。无论如何,我们预测长期而言,交通流量将有中等程度的成长。”

“强健的偿债能力”-“LDP的卓越营运记录给Litrak带来强健的流动现金,如其平均的流动现金(即营运流动现金减去净投资流动现金)在过去5年裡,每年约有1.2亿元。Litrak将来预料在剩下的整个偿债期内,预料每年将可获得至少1.5亿元净流动现金。”

“强健的特许合约”-Litrak的特许合约让该公司若LDP的收费率不能按照合约规定鳩收,政府将给予全面的赔偿。在这方面,Litrak在1999年3月降低过路费后,在同年11月开始获得政府的赔偿。我们发觉赔偿虽然会出现一些拖延,但一般会得到。”

RAM发觉,儘管Litrak在1999年3月由於面对公眾的强大压力,而将过路费调低,但政府赔偿被调低的损失,使该特许经营公司成为真正的赢家-“至今,低收费率相对上对Litrak有利,因为它吸引更多车辆使用LDP,令该大道拥有庞大的交通流量。”

RAM在2006年8月对Grand Saga有限公司及其蕉赖加影大道特许合约作出的评估检讨中,原原本本的列出特许合约下9英哩及11英哩收费站的原订收费率,以及在第2附加特许合约下的经过调整收费率,儘管三美威鲁目前宣称,所有的大道特许合约都是受制於OSA的“官方机密”。

虽然RAM在2006年对Litrak及LDP的评估检讨中没如此做,但明显的是,RAM採用的资讯,只能来自各项有关的特许合约。

目前大马是否拥有一项允许特许公司对外透露特许合约中的官方机密,以作为提升本身债券及股票价值的OSA,而另一项OSA则用来遏阻同样的资讯被洩漏来保护2600万国人利益, 因为他们被倾向一方的特许合约所剥削而必须付出不公平的高昂过路费?

阿都拉必须面对他的政府之道德正当性正遭到的挑战,即OSA一方面被用来打击负责任、透明化、廉政及国人利益,另一方面却让一小撮人及公司公然触犯OSA,让他们牟取暴利后消遥法外。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