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SA threat: Columnist Lee Ban Chen criticised BN govt for abusing OSA

不可告人的“机密”
■日期/Feb 12, 2007   ■时间/11:38:46 am
■新闻/独立专栏   ■作者/李万千专栏
           

【知己知彼/李万千专栏】国阵政府滥权的程度令人吃惊,也“无奇不有”。连政府和水供公司、大道公司等签署的商业合约,也可以被列为“官方机密”,即使消费人也无权了解合约内容。谁要是取得这些文件并胆敢公布其内容,就会触犯所谓的《1972年官方机密法令》,一旦罪名成立,就将被判强制性坐牢一至七年,真是荒唐到极点!

这次大道起价20% 至60%,引起使用者普遍不满。在“反对大道收费涨价联盟”的领导下,至今已经在不同地点开展了四次的和平抗议行动。在最近的两次抗议行动中,警方疯狂地以暴力驱散、殴打(四人受伤)和逮捕数十名参与者,严重地侵犯了人民和平集会的宪赋权利。

此外,在工程部长三美威鲁气急败坏地指责有人“偷窃并展示”政府的机密文件,并要他们“付出代价”的压力下,警方遂援引《官方机密法令》调查人民公正党的宣传主任蔡添强、财政卡立依布拉欣(Khalid Ibrahim)、回教党财政哈达蓝利(Hatta Ramli)及民主行动党非政府组织局主任刘天球。警方还到《公正之声》办事处及蔡添强住家搜查,结果空手而返。很明显的,当局是企图恐吓及迫害这些领导人,特别是蔡添强,以便瓦解反对大道收费涨价的抗议行动。

事实上,蔡添强等人所公布的并不是什么牵涉国家安全的“机密”,只是工程部与Litrak大道公司所签署的白蒲大道合约内容而已。让该大道使用者,在面对不合理提高收费的情况下,了解有关合约内容,应该是完全必要也十分合理;例如该合约已经明确规定使用白蒲大道的A 级车辆,1998-2006年的收费为RM1.50,2007-2015涨至RM2.10,2016至合约终止再涨至RM3.10。

公布真相,非躲在官方机密法下

蔡添强等人认为这合约并没有保护大道使用者的利益,简直把收费站当成大道公司的“赚钱机器”。刘天球指出,Litrak公司曾经对媒体公布,它在1998年开始运作的三年后已经回本。据此,时至今日该公司应该已经赚大钱,为什么当局还必须让它无理涨价和继续收费,而且还必须付给高额的赔偿,完全没有讨价还价或调整的空间呢?这些指责都是十分严重,当局有责任加以澄清。

如果工程部否认添强等人的指责,最简单的做法,就是把有关合约加以公布,并说明事情的原委和真相。正如“全国资讯自由法联盟”在一项联合文告中所正确指出的:“若合约是为了人民的利益,政府应该愿意公布合约;如果是违反人民的利益,政府更应该公布合约,纠正拟定合约时所出现的不透明和黑箱作业。”

总之,如果工程部是在正常、透明、负责任和保护大道使用者利益的情况下签署这些合约,它就应该有勇气公布,而不是企图躲在《官方机密法令》的后面!

其实,《官方机密法令》早已恶名昭彰。民主与反贪污运动主席莫哈末依占(Mohamad Ezam),就曾经因为揭露两位内阁资深部长贪污的证据,而被判入狱两年,演成“贪污者无罪,揭发者坐牢”的荒谬剧。他之所以受到对付,可能是因为他曾经声称拥有数箱政府部长和高官的贪污证据,而且不断向反贪污局举报,搞到贪污者人人自危,不除掉他难以自保。

依占指出,曾经许下反贪污诺言的首相阿都拉巴达威同意以该恶法来对付添强等人,证明了该组织向来的看法,即:《官方机密法令》是用来庇护贪污及其他有计划的犯罪活动,特别是对国家财富的巧取豪夺。

阿都拉“解密”的笑柄

有趣的是,前首相马哈迪在和现任首相阿都拉巴达威,在建半桥与取消建桥计划的斗争中,也曾指责阿都拉企图躲在《官方机密法令》下,蒙骗人民。原来马哈迪曾经公布新加坡与马来西亚两国政府之间的来往信件,来说明新加坡曾经同意我国建半桥。马哈迪此举被指触犯了《官方机密法令》。

马哈迪是该恶法的始作俑者,当然不吃这一套,阿都拉对他也无可奈何。为了反驳马哈迪的指责,阿都拉只好作态“解密”,发表另几封新马政府之间的来往信件,说明马哈迪的看法错误。其实,新加坡早已公布过这些信件,“解密”遂成多此一举的“笑柄”!

事实证明,列为“机密”或“解密”完全是根据政府当局的需要,与国家安全根本扯不上任何关系。把两国来往信件列为“机密”,其实是剥夺人民的知情权。建桥或不建桥,本来应以两国人民的利益为依归。两国人民要是真的当家作主,那么对建桥的事除了亨有知情权之外,更应亨有参与权和发言权,因为他们毕竟是纳税人和大桥的使用者。何况两国的友好关系,与人民的利益是息息相关的。

因此,警方调查添强等四名在野党领袖,并不是因为他们真的泄漏了什么国家机密,危害到国家和人民的安全。相反的,他们是在捍卫人民的知情权和大道使用者的切身利益。一切有良知的公民,都必须站出来反对警方企图以《官方机密法令》来恐吓和迫害添强等人,并且坚决反对这项恶法!

李万千是资深双语评论作者,早年曾任董总执行秘书;著有《告别马哈迪时代》等书。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