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SA threat : Oriental Daily wanted Govt to declassify toll agreements in its editorial

Protestors at the Grand Saga toll

大道合約解密 修改官方機密法令 – Wednesday, February 14, 2007

工程部長三美威魯不日會向內閣建議,將大道的特許合約解密。較早前,首相署部長納玆裡已向馬新社發言,認為有關合約不宜列為官方機密。

我們不知道三美是因為反對黨的窮追猛打而說大道合約是官方機密,還是有關的合約一開始就被列為官方機密。但事實是修訂后官方機密法令已經失去了正當性。

官方機密法令原本有一個明確的範圍,只有涉及國家安全和國防的相關情報,才被列為官方機密。但在馬哈迪當權的時代,他將官方機密法令的範圍幾乎「無限地」擴大,部長或甚至被授權的政府官員可以對所有的官方資料便宜行事,即使有關內容與國家安全無關,也可隨意將之列為官方機密。當這項法令動輒用來保密那些涉及少數人經濟利益的內容,包括私營化計劃和收費大道的合約詳情,自然引起人民的反感。

政府簽署的任何特許經營權合約,無論是大道還是水供,皆涉及公眾利益,其理不証自明。但這些合約的內容卻因為被列為官方機密而不能公佈,當然是極為荒唐的。將涉及公眾利益與民生的所有合約解密,顯然纔是俯順民意的合理做法,我國在最新的2006年貪污印象指數中排名下跌,如果能夠將涉及公眾利益的文件都加以揭
祕,或許能夠對我國的負面形象有所幫助。

政府將各種合約都列為機密,人民自然會質疑它在保護甚麼,是否有任何見不得人的內容,而事實上這些文件的內容不全然是陰暗的。當然,私營化計劃涉及朋黨利益,已經是公開的秘密。但誠如納玆裡所言:必須有正當的理由才可將文件列為機密,現在是攤開來檢視其正當性的時候了。我們認為,是否列為官方機密純粹是政治決定,不是法律規定,不必交給總檢察署決定是否解密,內閣應該更乾脆一點。在彎橋事件中,馬新兩國的書信往來尚且可以由內閣決定解密,何況是涉及公眾利益的大道特許經營合約?

當然我們更希望誓言打擊貪污的首相阿都拉,可以因勢利導修改有關的法令。將這個在馬哈迪時代,範圍無限擴大的法令修改成更符合國家的整體利益,也符合新人銳意整治國家的形象。我們不能讓官員享有太大的斟酌權,隨意將任何內容都列為官方機密,建立保密的恰當程序也是必要的。

可預見的是,合約解密后,最近頻頻發生的反大道起價的示威活動會稍息,但大道收費事宜不會就此平息。這是因為即使有關合約的內容解密,公眾不一定看到好處或享有利益。如果內容證明了之前的揣測,即政府對相關的公司太慷慨,讓它們可以享有源源不絕的穩定收入,而條文又無從修改,任何嘗試改變合約內容的行動
都可能使大道公司訴諸法律保護自己的利益。顯然的,公佈內容不表示修改內容,就像公佈獲得政府工程的公司名單不表示有關公司從此斷了財路。在維護國民權利方面,公民社會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