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SA threat: AAB should not follow the footsteps of Dr M

Merdekareview.com criticised AAB for using the “dictatorial legacy” of Dr M (such as OSA, ISA and other draconian acts) to silent the dissenting voices in the country.

OSA, ISA , Printing and Publication Act and Police Act were the usual “governing tools” of the Dr M era but AAB seems to be using them rather conveniently these days. 

Merdekareview is right. As the Home Minister, he holds the power to release all ISA detainees including those who were put away by Dr M. If he is not prepared to do so, his spin doctors should stop putting the blame to Dr M.

As the prime minster , he also holds the power to get all toll concessionaires to review all toll agreements (or even buy up the highways on behalf of the government), instead of resorting to OSA to silent the dissenting voices.

Merdekareview also calls for the Freedom of Information (FOI) Act to be passed by the Parliament under the AAB administration.

阿都拉应与独裁统治遗物切割!

■日期/Feb 08, 2007   ■时间/05:41:02 pm
■新闻/独立社论   ■作者/社论
           
【《独立新闻在线》社论】民间组织近两年来十分积极推动制订《资讯自由法》(Freedom of Information Act),这场运动才刚始于足下,还有千里待行;不过,何其悲哀的是,就在制订资讯自由法运动的号角才吹响不久,与资讯自由法对立的《1972年官方机密法令》竟再度成为执政集团的“消音器”,用以打压抗议高速公路过路费不断涨价的异议。自从工程部长三美威鲁去年12月宣布,雪隆巴生谷五条高速公路的过路费在今年一月一日高涨20%至60%不等后,民间怨声四起,在野党及民间组织联组“反对过路费涨价联盟”,不但定期号召抗议集会,更在今年一月四日召开新闻发布会,揭橥政府多年来都不肯公布的高速公路特许经营合约的内容!“反对过路费涨价联盟”首次揭露合约内容的三个星期后,三美威鲁才向媒体宣布,内阁决定将大道特许经营合约列为“官方机密”, 并建议总检察署采取行动对付公开大道合约的人。政府一再欺瞒百姓

三美威鲁的言论实际上说明了几件事,而这几件事值得关心我国民主建制、法治及政府诚信的读者深切关注:

一、“反对过路费涨价联盟”在一月四日公布合约内容时,这份文件并非“官方机密”;不过,警方后来竟然援引《1972年官方机密法令》调查“反对过路费涨价联盟”的四位主要领导人(蔡添强、刘天球、哈达蓝利、卡立依布拉欣),仿佛有“往后追究”之嫌,是否切合法治原则,乃大疑点。

二、过去多年来,每逢过路费涨价,民间党团都放话力促政府公布“只有政府赔钱,大道公司稳赚”的不平等合约的内容;但是政府不时祭出“合约乃官方机密文件”的托词,总是不愿公布。如今,三美威鲁的言论恰恰证明了大道特许经营合约并非“官方机密”,而政府过去都在撒谎欺骗百姓。

三、即使大道特许经营合约已被列为“官方机密”,并不意味着永远不能公布,因为政府或相关内阁部长有权将官方机密文件解密。易言之,政府以“官方机密”为托词,不公布大道特许经营合约,实乃欺骗对《1972年官方机密法令》无知的平民百姓,如假包换的“愚民政策”。

官方机密法令是马哈迪的统治工具

《1972年官方机密法令》几乎是逐字抄自英国在1911年制订以防止谍报活动的机密法令。1920年以后,马来属邦及海峡殖民地都经制订了各自的官方机密法令,后来在1952年划一;1972年,联邦政府划一西马半岛、沙巴及砂拉越三地的官方机密法令,并定案为《1972年官方机密法令》。

《1972年官方机密法令》成为媒体、党团、学者及其他异议份子头顶上的“达摩克利斯剑”(Sword of Damocles),治国22年的前首相马哈迪乃罪魁祸首,因为正是马哈迪在1983年第一次修订加重谍报活动的刑罚,1986年第二次修订则无限度扩大“官方机密”的定义,赋权政府首长可未经国会批准便将任何文件列为官方机密(而且法院无权以任何理由推翻),以及确立“强制性监禁”(mandatory prisonment)一年的刑罚。

马哈迪在1986年修订《1972年官方机密法令》时,正值土著金融丑闻的高潮及与皇室处于激烈的修宪危机之际;许多人认为,马哈迪修订官方机密法令,无非是要阻止媒体及在野党挖掘土著金融丑闻的内情及削弱皇室权限的修宪法案内容。

易言之,马哈迪修订《1972年官方机密法令》乃为了维护其政权,更甚于所谓“国家安全”与“公共秩序”的官方说词。1998爆发“烈火莫熄”改革运动后,马哈迪政府援引《1972年官方机密法令》提控前副首相安华依布拉欣的追随者、公开反贪污局调查国际贸易与工业部长拉菲达(Rafidah Aziz)及前马六甲首席部长拉欣(Abdul Rahim Tamby Chik)贪污报告的莫哈末依占(Mohd Ezam),修订官方机密法令的政治企图更是昭然若揭。

阿都拉汲取马哈迪遗荫阿都拉巴达威在2003年就任首相时,不断包装民主、开放、温和、包容异议及肃贪形象,试图凭此凸显自己和独裁专断的前任者马哈迪大不同。然而,无论是以《1972年官方机密法令》向揭露大道特许经营合约的人追究责任,或是去年一再以《1984年印刷机与出版法令》惩戒报社,莫不凸显了阿都拉巴达威不断因利乘便,汲取马哈迪的遗荫来巩固自己的权位,而不是与马哈迪制订的不民主法规切割。或许这正是阿都拉巴达威的悲哀,对一个没有雄才大略、未能着眼于打造历史地位,只汲汲于近利的从政者,要他和马哈迪遗留的专断统治便利切割,这样的要求或许有点强人所难。(2007年2月8日)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