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ge the government if you want FOI Act

In my tele-interview with Malaysiakini, I said that declassification of toll agreements is only the first step. The coalition against the toll hike will continue to push for review of contracts and seriously consider buying back the highways and allow the people to use them free-of-charge. I also said that the Umno-led BN government is unlikely to adopt the Freedom of Information Act because they have a lot to hide from the people.

公布大道合约作为日后借镜
惟调低过路费才能纾解民怨

实习记者刘国伟
07年2月27日 早上11:12
调整字体大小:

尽管工程部长三美威鲁透露政府将在今年3月杪公开被列为官方机密文件的21份大道合约内容,但是反对党领袖皆认为,政府此举并不能根本解决私营大道过路费猛涨的问题。

日前三美在接受《新海峡时报》访问时表示,当他结束叙利亚的官访返国后,将会寻求内阁的同意以公布大道合约,而大道合约内容最有可能在3月杪公诸于世。

目前国内有21份大道合约,包括还在兴建中的大道工程如布城高速大道、大使路高速大道和关丹登嘉楼大道。

对此,民主行动党非政府组织秘书刘天球(左图)表示,政府公开合约充其量只能让民众了解合约内容,属于“治标不能治本”。

“我们有理由相信合约的内容对人民不利,所以公开合约只是让我们确定事实是否如此。然而要真正解决问题,还必须要求政府检讨合约,以修改不利人民的条款。”

他也希望敦促政府购回大道经营权,并调低大道过路费以减低人民负担。

公开合约能够了解问题症结

人民公正党全国宣传主任蔡添强(右图)也认同刘天球的言论。他向《当今大马》指出,引起民怨的根源不在于合约内容,而是过路费涨价。

“我们要质疑的是,为什么要付那么高的过路费, 政府愿不愿意公开合约只是其次的问题。”

他表示,只有取消大道过路费涨价才是真正的解决方法,这样才能抚平人民的不满。

行动党士布爹区国会议员郭素沁则指出,公开合约能够让人民了解问题症结,作为未来的借镜,避免过路费不合理涨价的现象重演。

国阵议员认为公开机率颇高

然而,民政党蒲种区国会议员卢永平(左图)却欢迎政府此举,认为公开合约能让我国的政治更趋透明化。

“至少公开合约后,我们可以了解及检讨,然后以理智的方式去解决这个问题,所以作为长远目标,我认为是应该公布大道合约。”

他相信政府将依据人民的需求,决定是否公开合约。

“我不确定公开合约的机率有多高,但是我相信公开合约是最好的举动。”

不过他也补充,若与其他国家相比,我国的大道过路费是最低廉的。

马华马六甲市区国会议员王乃志(右图)认为公开大道合约的机率颇高,因为首相阿都拉已在原则上同意此举。

“但是公开的程度及范围就很难说了,有可能是全面解禁,网上也可看到,也可能只让议员及内阁成员知道。”

王乃志也同意,公开合约并不能解决现有问题,但至少可以了解合约的“真相”,作为日后的经验或指导。

“问题的根源在于整个合约上,我觉得至少要先去了解,之后才能找到解决方法。”

大选前的造势来挽回选票?

刘天球及蔡添强不排除政府公开合约,是大选前的“造势功夫”,以期安抚人心及挽回选票。

刘天球也表示,政府公开合约只是做“顺水人情”,目的在于缓和人民对大道过路费涨价的怨气,也借此打造政府开明的形象。

“公开合约并没有损害政府利益,而且又能缓和人民的不满,同时在大选前塑造政府开明的形象,是一举两得的做法。”

刘天球也建议政府把合约上载至在网站,让更多人可以了解。

“不过,就算政府决定公开合约,我相信也是有限度的,并不会公布在媒体上。”

刘天球及郭素沁(左图)也一致认为,公开合约不算是“大选糖果”,充其量只是减低民怨而已。

“如果政府真的调低大道过路费,这才算是个真正的糖果。”

藉大道合约批执政党,反对党被指抹黑

针对公开合约是否旨在为大选造势,卢永平认为两者之间并没有直接关系。

王乃志则表示,凡是从政者都想赢取人民的欢心及信任,避免让人民受难,所以公开合约不一定是政府的“大选糖果”。

“难道反对党在大选前所讲的、所做的、所批评政府的,不是为了大选及获取人民的信任吗?”

他也强调,反对党针对大道合约的批评对执政党不公平,有抹黑政府形象之嫌。

推行《资讯自由法》机率不高

至于我国推行《资讯自由法》的可能性,郭素沁、刘天球及蔡添强皆认为机会不高,因为政府始终有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例如朋党关系及贪污的问题。

刘天球也表示,在现任执政党的任期下,推行《资讯自由法》的机会虽然不高,所以只能期待更换新政府后才能真正推行该法令。

郭素沁则认为,民间必须施加极大的舆论压力予政府,方能成功推行《资讯自由法》。

而令人惊讶的是,在接受询问时,某些执政党议员也赞成推行这项法令。卢永平就认为推行《资讯自由法》可以让人民获取更多的讯息。

“但是我觉得本国的资讯流通已经逐渐自由,如目前网际网络的资讯搜索。”

王乃志表示,虽然国会暂无推行《资讯自由法》的意愿,但是他个人却表示赞成及支持制定该法令。

“其实国外早有《资讯自由法》的存在,该法也区分政府机密与人民知情权,我觉得我国应该清楚列明这些分类。”

由34个非政府组织所组成的“全国资讯自由法联盟”(National Coalition for Freedom of Information Act)曾要求政府公布所有的大道合约、撤销对4名领袖的调查,同时制定《资讯自由法》来取代《1972年官方机密法令》。

有关联盟更在参考了世界各国的资讯自由法和执行经验后,在不久前完成了该法的草案。该联盟目前正在说服回教党吉兰丹州政府在州级制定此法令,而回教党副主席胡桑慕沙已表明,该党有意愿在吉兰丹制定此法令。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