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gJiaoZong is right. The ultimate objective was to do away with mother tongue education.

Loot Laoshi used to ask me this question- If the SJKCs were left with one subject in Chinese, and the rest of the major subjects were either in Malay or English, can you still call them Chinese primary schools?

DongJiaoZong, the umbrella body of Chinese education organisations, today issued a statement to air its disagreement on the issue of using English as a medium of instruction as well as examination for Math and Science subjects in Chinese primary schools.

I too believe that the Education Ministry has the intention to use English as the only medium of examination come 2008.

The ultimate objective of the Umno-led BN Government has always been doing away with mother tongue education in this country. By using English as the medium of instruction and examination for these two subjects would certainly help to get rid of the mother tongue education in this country. 

Thanks to Datuk S.Samy Vellu and the MIC, the Tamil primary school system has “gone with the ” since 2002. Only one major subject is in Tamil. The other major subjects like Math and Science were changed to English. Today, some 800 Tamil education activists staged a demonstration outside the Parliament House to voice their protest. They wanted the BN Government to preserve their mother tongue education.

Would you still call it a Chinese primary school if it was left with one subject in Chinese and the rest of the subjects were either in Malay or English? Chinese Educationist Cikgu Loot Ting Yee has been asking this question time and again.

To me, if the general elections is held before 2008, the BN government would not hesitate to adopt English as the only medium of examination for Math and Science for all SJKCs from 2008. Such measure is certainly in lined with the ultimate objective of Umno, i.e. getting rid of mother tongue education system in Malaysia. Do you think the spineless MCA, Gerakan and SUPP leaders would have the courage to say No to Umno?  

MerdekaReview  and Malaysiakini have the reports…

“四年过去了,还在研究中”
董教总怀疑教育部施缓兵之计
■日期/Mar 30, 2007   ■时间/12:37:03 am
■新闻/家国风云   ■作者/本刊记者
           
【本刊记者撰述】马来西亚华校董事联合会总会(董总)主席叶新田与马来西亚华校教师会总会(教总)主席王超群联名发表文告,非议教育部从2003年开始,就对外宣称2008年华小数理科考试媒介语还未定夺。董教总说,四年过去了,该部对这项议题的答案依然是“还在研究当中”,不得不让人怀疑这只不过是“缓兵之计”。

董教总昨日是针对教长希山慕丁(Hishammuddin Hussein)于327日在国会的书面答复,发表文告。马华公会务边区(Gopeng)国会议员陈祖排当时提问,2008年华小数理科考试将使用什么媒介语时,教长如是回答:“内阁于20027月召开的特别会议中,针对英语教导数理的制度已作出决定,即所有政府学校考试,如小六评估考试、初中评估考试、马来西亚教育文凭考试和马来西亚高级学校文凭考试的数理科,将全面使用英语出题。”

教长然后补充道:“至于华小数理科的考试媒介语,教育部还在研究当中。”

有鉴于20025月,当教育部宣布小学数理教学改用英文教学措施时,华裔副教育部长多次发布“小学数理科以英文教学的措施只限国小,不包括华小和淡小”的声明,结果却背道而驰,董教总因此不表乐观。

董教总的文告全文如下:

一、董教总认为,从2003年开始,当局就已对外宣称2008年华小数理科考试媒介语还未决定,四年过去了对这项议题依然“还在研究当中”,不得不让人怀疑这只不过是“缓兵之计”;正如20025月当局宣布小学数理教学改用英文教学措施时,华裔副教育部长多次发布“小学数理科以英文教学的措施只限国小,不包括华小和淡小”的声明,结果如何,不言而喻。

二、董教总重申,认同政府致力于提高国人掌握英语的努力的立场,同时要明确的指出,英文作为一种重要的科技及国际通用语,其地位是重要的,但对英文这项语文教育问题,若没有从语言学习的规律而针对性,不分层次或领域去应对与学习,反而妄想以越俎代庖的方式,以作为知识科目的数理科来学习英文知识,这不仅是一项不科学,也是一项不明智的决策。

董教总本着母语教育的基本原则,坚决反对各源流学校的数学、科学两科以英文教学与考试。董教总认为,这项课题绝非仅是单一源流学校及族群的课题,而是涉及违反教育原理,褫夺人民以母语传授知识的基本人权,甚至影响国家数理人才培养的重大课题。

三、董教总促请政府在当前面临经济全球一体化,国际的大格局将朝多元开放的趋势发展,我国欲在2020年达致先进国宏愿,必须尽速调整长期以来所推行的单元化国家政策,在语文政策方面,在肯定马来语作为国家语言的同时,应公平对待我国各族母语教育的发展,鼓励国民掌握多种语文,致力于培养具全球化视野与观念的国民,才能使我国在各领域既有所承传,也能发挥优势,有效地融入国际社会,在激烈的国际竞争中占一席之地。

四、董教总吁请各华小董家教三机构及家长站稳立场,坚持要求教育部必须以华文作为华小六年级评估考试数理科的媒介语,以确保学生在符合教育原理的环境下,通过母语学习和掌握数理知识,这不但是最直接和最有效的教学管道,同时也确保各民族的母语教育体系获得良好的发展

 Thanks to MCA leaders, Bai Xiao (SJKC Damansara) has been forced to shut down for 7 years now. The students are still using cabins as their classrooms. The struggle continues…

五百印裔家长齐聚国会前怒吼
疾呼停止将淡小视为“继子”
郭史光庆
07年3月29日 傍晚6:05
调整字体大小:
“伯拉!救救我们的学校!”,来自全国各地的500名印裔家长,今早在通往国会大厦的大路上进行近3句钟的请愿活动。他们要以行动证明,自己是具有尊严的公民,而非可以随意歧视的乞丐,他们要求首相阿都拉公平对待淡小,停止将淡小视为“继子”。奈何身在国外的阿都拉无法亲耳听见他们的心声,只能委派首相署部长纳兹里代收备忘录,而后者基于部门职责不同,只能答应充当传讯者。

歧视淡小等于否决印裔孩子前途

这些来自雪兰莪、柔佛、吉打、彭亨等地的家长,今天放下手上的工作、申请假期,大清早摸黑上路,目的就是要把心声清楚传达给政府。

其中一名协调者查尔斯(Charles Santiago)神情激昂地向记者表示,“为什么我们在这里?因为我们受够了!我们真的受够了!”

他们申诉,第9大马计划公布已一年,但是淡小依然没有获得足够的拨款,许多淡小连基本的设施都没有。

要阿都拉停止歧视母语教育

家长们的代表--淡米尔教育运动分子阿鲁慕甘(K Arumugam,左图)指出,92%就读淡小的学生,都来自月入少于900令吉的贫困家庭,教育是他们摆脱贫穷的唯一管道。

“政府忽略淡小的发展,就等于否决印裔孩子的未来。请聆听印裔孩子的呐喊,给他们一个光明的未来。”

他表示,根据他们的统计,政府只要拨出区区的2亿令吉,就能够让全国淡小拥有完整的基本设施,奈何政府连这一点都做不到。

“这已经让我们沦为乞丐,我们就是要来这里告诉政府,我们不是乞丐,我们是有尊严、受尊敬的马来西亚公民!”

淡米尔基金主席马诺加兰(M Manogaran )更强烈要求阿都拉,停止发出将国小列为首选小学的歧视性言论,“所有的小学都是平等的,各族人民都有交税,因此没有所谓谁比较首要的问题”。

布条口号夹道“欢迎”议员

家长们是在今早10时开始聚集在国会大门口,向进出国会的议员汽车展示海报与布条,要他们关注淡米尔教育的前景。这群乘搭巴士到国会的家长几乎都来自中下阶层,与进出国会的黑玻璃豪华进口房车,形成强烈的对比。

警方派出数十名镇暴队、交通警察、制服警察和政治部人员监视与维持秩序,惟没有阻止请愿活动。

一些来自董总、白沙罗华小(白小)保校工委会和青年组织的成员也前来参与请愿,他们连同数名印裔青年来回走动带领群众高喊口号,“伯拉!救救我们的学校!”、“斗争!斗争!为淡米尔斗争到底!”、“身躯属于土地,灵魂属于淡米尔!”。

他们也在布条和海报上表达强烈的不满,“设备不足的淡小,对首相是一项污辱!”、“我们投下85%的选票,你的拨款只有1%”、“教育大蓝图里不见淡小,为什么?”

林吉祥下周一国会提动议

在国会里开会的行动党领袖几乎倾巢而出,包括林吉祥、郭素沁、陈国伟、方贵伦、章瑛和古拉(M Kulasegaran),其他政党的领袖有回青团团长沙拉勿丁(Salahuddin Ayub)以及公正党的西韦尔(Xavier Jayakumar)。他们出来与群众握手,并发表简短的演讲。

家长们也将一份由108个团体签署支持的备忘录呈交给林吉祥,后者答应将在下周一的国会里提呈临时动议,要求辩论淡小问题。人群一直到中午12时30分下起大雨才解散。

纳兹里将向内阁反映

首相署部长纳兹里予中午12时,在国会会议室内接见家长代表,代首相接收备忘录,章瑛、古拉和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也有出席是项会议。阿都拉目前身在沙地阿拉伯出席会议。

纳兹里在聆听代表们的诉求后表示,由于淡小问题不属于其部门管辖范围,他只能答应将讯息转达予首相和教育部长希山慕丁,并在内阁里向同僚提出此事。

“对我来说,我相信教育民主化,不管是什么语文,你如果喜欢淡米尔,就进入淡小;喜欢华语,就进入华小。现在已经是2007年,不应该再谈论你是什么种族,教育是所有人的权利。我会尽可能在能力范围内协助你们。”

家长坚持让孩子学习淡文

《当今大马》访问了数名参与者,其中来自柔佛士姑来的姗蒂(37岁)与其姐姐慕妮雅玛(40岁),今天特地向厂方请假,前来参与这次的请愿活动。

“政府不顾我们的感受,给予淡小的设施不足。许多家长都要把孩子送入淡小,但是设施却不足。”

受询及为何她们坚持送孩子进入淡小就读时,育有3名孩子的姗蒂表示,“我们要孩子用淡米尔文学习,这样他们才能掌握其他的科目,因为淡米尔文是他们容易了解的语文,而且淡小也有教导马来文和英语”。

慕妮雅玛也让其14岁女儿登玛拉向校方请假,前来为“校”请命。

国大党2004年备忘录无回音

淡小面对的问题包括:

- 拨款微不足道,第9大马计划拨出6千484万令吉予淡小,只占小学拨款总额的1.34%;

- 超过六分之一的淡小老师未经培训;

- 72%的淡小是半津贴学校,必须自行筹集经费维修校舍与添购设备;

- 约三分之一的淡小缺乏自来水供应;

- 数理英化政策让淡小学生无法跟上课程进度。

自称代表印裔社群的国大党曾在2004年向政府呈交一份要求改善淡小的备忘录,但是政府至今未有行动。

 

“伯拉,救救我们的淡小!”
六百印裔国会大厦前请愿救校
■日期/Mar 29, 2007   ■时间/07:28:04 pm
■新闻/家国风云   ■作者/本刊陈慧思
           
【本刊陈慧思撰述】600印度人今日聚集在国会大厦门前,向首相阿都拉巴达威和众国会议员发出求救呼声:“救救淡米尔小学!”

来自全国各地的印裔同胞今早井然有序地聚合在国会大厦前,以谦卑的姿态,呼吁首相阿都拉救救病入膏肓的淡米尔小学。他们以数十条布条,反映淡米尔小学窘迫的状况,吁请政府全津目前占总数72%的半津淡小,予淡小一条生路、许印裔孩子一个光明的未来。

印裔社群在关心公民组织(Group of Concerned Citizens)的领导下,向国会在野党领袖林吉祥和首相署部长纳兹里(Nazri Aziz)提呈备忘录,要求首相、内阁和在野党议员立即关注淡小的问题。

教育是基本人权,可是因政策的偏颇,非马来源流的学校长期遭边缘化。由于印裔社群自力更生的能力有限,淡小的情况也最为严峻。

请愿者在备忘录中指出,占淡小总数72%的半津淡小陷入年久失修、设备严缺的状态;政策的偏颇也导致淡小严缺、师资不足、教师缺乏培训等问题。这份题名《停止把淡小当油瓶子》(Berhenti Melayan Sekolah-sekolah Tamil sebagai Anak Tiri)的备忘录获得108个团体联署支持,足见印裔社群的问题取得社会广泛的同情、认同和共鸣。

烈日下请愿两小时

关心公民组织协调员、请愿活动发起人阿鲁姆干(Arumugam Kalimuthu,右图)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今日距离第九马来西亚计划去年三月在国会通过已足有一年,可是国会却无法拨出足够的拨款予淡小,因此,关心淡小发展印裔人士今日聚集在国会门前,告知一众国会议员:这个国家是全体马来西亚人的,国家应该发放足够的教育拨款,让每一个孩童接受教育!

他表示:“淡小为贫穷的印裔学生提供了摆脱贫穷的希望,淡小不存在了,孩子成功的机会也将被削薄。请聆听我们孩子的哭声!请留给他们一个希望!”

请愿者要求政府把所有半津淡小转成全津政府学校,并要求政府立即拨款装修、扩建及增建淡小,以创造一个适当的环境予淡小学生追求知识。此外,备忘录也促政府培训更多教师,以解决师资不足及不良的问题。印裔社群也促政府恢复以母语教数理政策。

来自全国各地的印裔请愿者高举写着“让我们活下去,莫漠视淡小”、“我们投你一票,首相你投一票给淡小”、“不要糖果红包,给钱淡小”、“莫抹煞我们的权利”、“我们要全津淡小”、“1957年,888淡小;2007年,523淡小”标语的布条、喊出“伯拉,救救淡小”、“斗争,为淡小斗争”等口号,在烈日下请愿约两小时,希望首相和一众国会议员倾听他们压抑已久的心声。

白小保校工委会成员和关心母语教育的华裔青年也到场支持印裔社群的请愿行动。

我们真的受够了!”

淡米尔基金会主席马诺嘉(M.Manogar)对记者发言时表示:“别当淡小是油瓶子,每个公民都有均等的权利接受教育!我们要求政府莫再予以淡小橱窗摆设,淡小没有像样的食堂、没有足够的课室,市区也面对淡小缺乏的问题,我们不应拒绝增建淡小!”

他指出,92%的淡小学生来自月收入低于900元的家庭,政府拒绝发展淡小,等于剥夺他们受教育的机会。因此,政府必须予以印裔社群一个清晰的答复:增建淡小。

关心公民组织协调员查尔斯圣地亚哥(Charles Santiago)表示,淡小目前陷入破落不堪的境地,许多学校桌椅尚且不足,老师被迫在破了大洞的黑板上写字;在21世纪的今天,淡小的学生们仍在19世纪的课堂上上课,这一切,都因为政府没有遵守承诺,予以淡小应有的拨款。

他说:“我们已经受够了,我们真的已经受够了,大部份到淡小求学的孩子都是穷孩子,你这样对待淡小,只会让穷者愈穷。第九马来西亚计划下,政府拨出6400万的款额予淡小,可是一年后只发出了50万的拨款,剩余的那些去了哪里?我们不求多,我们只要回我们的份。”

行动党下周一提紧急动议

林吉祥在11时半率领回教党古邦阁亮区国会议员沙拉胡丁阿育(Salahuddin Ayub)、民主行动党怡保西区国会议员古拉(M. Kulasegaran)、大山脚区国会议员章瑛、士布爹区国会议员郭素沁、武吉免登区国会议员方贵伦等在野国会议员与一众次序井然地守候在国会大厦门口的请愿者握手会面。

众在野议员皆对淡小的状况表示同情,并承诺全力以赴,捍卫印裔同胞接受母语教育的权利。林吉祥发言前率领众人高喊三声:“我们要淡小!”随之表示:“淡小已经被欺压、遭受不公平对待很久了,我们要更多拨款、更多老师、更多淡小!我们有接受母语教育的权利!”

他高呼:“我们要国会、内阁、首相听听我们的心声!民主行动党和回教党会在国会上代为传达你们的讯息。古拉将在下周一提呈紧急动议,以便国会探讨淡小的问题。”

也是回教党青年团团长的沙拉胡丁阿育表示,教育是基本权利,国民应该不分宗教和种族,获得最好的教育;阿都拉应该从沉睡中苏醒,公平对待国民。他也指出,若国会通过古拉的紧急动议,回教党国会议员将全力以赴,为印裔社群争取权益。

纳兹里认同母语教育

请愿者原已去信首相,要求首相亲自接见他们,可是去函始终没有回音。今日首相派出纳兹里接见印裔代表。

纳兹里代首相接领备忘录后指出,他并非教育部长,无权插手教育问题,但他保证会转交备忘录予首相以及代请愿者向首相传达心声。他也承诺会把问题带上内阁,向其同僚反映印裔的问题。

淡米尔基金会委员拉古(Ragu)在会上愤然说:“生成是淡米尔人并不是我们选择的,这是我们的天命。这些年来,我们活像是一座孤岛,首相也曾表示对印裔的问题毫不知情,我们的文化、教育都是用自己的钱维持的,到底我们做这个国家的国民为的是什么?”

他失望地表示:我们是活在这儿,还是非洲国家?我尽我的能力爱国,但我却从未被国家重视过,我们没有希望…”

在场的人民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Wan Azizah)听了请愿者的心声之后,对印裔社群表示同情。她认为,政府应该关注母语教育的发展;人民公正党强力支持印裔社群的诉求。

纳兹里(左二)则表示:“我相信民主教育,我认为,无论你选择在什么语文的学校受教育,只要你喜欢,你就应该获得。我会尽我的能力,任何以我之名能办到的事,我都会去做、会去帮忙。”

他也说:“这已是21世纪,已经没有人会再在意你的肤色,最重要的是,为所有人提供教育。”

请愿者提呈的备忘录指出,政府承诺在第九马来西亚计划下拨出6484万元发展淡小,平均每年1300万元,可是去年政府拨予淡小的拨款仅有50万元,相对淡小严峻的情况,简直就是杯水车薪。此外,在1990年至2005年期间,淡小的拨款总额只占小学拨款总额的0.26%2.4%,可见一直以来国家都在系统化地摧毁淡小。

备忘录曝露,超过六份之一的淡小老师从未受过训练、三份之一淡小没有自来水供应、90%淡小没有学前教育设施。在2004年,国大党曾提呈涵盖11个项目的备忘录予政府,反映淡小的困境,可是迄今当局仍未作出令人满意的回应。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