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open the original SJKC Damansara now!

改天何其多,白小成蹉跎  

※楊善勇 – Monday, April 16, 2007 OrientalDaily

網絡曾有排行榜揭示「改天找你喝茶」是應酬的流行用語。不料曾與

白小保校工委會主席熊玉生先生有「喝茶之約」,商談重開白小議題的

馬青總秘書魏家祥,4月8日在甲州馬接不期而遇熊先生,(若無錯誤引述)

據聞也以「改天先」回話。

熊先生說:「我今天在這裡(馬接)見到他(魏家祥)就問起我們

的約定,沒想到他還是那句『改天先』來回應我。」 另有版本陳述,

魏家祥當時說的是「你做你的事情,我做我的事情!」,雖然引申

的廣義,不乏「改天先」的味道。

無論如何,對此「改天先」,我有兩個淺見:一、此句實屬方言,

不合語法,此間中文水平每況愈下由此可見;二、如果重開白小

仍是一個「改天先」的課題,不失是一線生機。

事隔一天,《星洲日報》率先發佈〈韓春錦:不應再提白小已遷

新地點〉的新聞。消息說教育部副部長韓春錦人在國會表示

「各界不應再提在原址重開白小的課題,因為白小在教育部的

協助下已搬遷至目前的新地點」。

教部已協助搬遷 舊事不該重提?

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查當天記錄,副部長當天是在下議院回答

沙登區國會議員葉炳漢先生提問重開白小(pembukaan semula SJK(C)

Damansara yang asal)時,直指此事不該舊事重提(sepatutnya

 tidak timbul
lagi)。

韓春錦解釋,教育部當年是應家教協會以及社會賢達(pemimpin-pemimpin masyarakat)所求,答應把白小搬至位于麗陽鎮的新址。聽到這裡,葉炳漢追問:那么我們如何處理身在建築集箱求學的困難?

韓春錦乃說:我們知道確有幾人(beberapa orang murid)這么做。教育部經已勸請學生轉到設備齊全,環境舒適的新校,但是仍有學生不願(enggan)就讀那裡。

副部長跟著說明,教育部仍在斟酌思索最好的方法克服此事(Kementerian Pelajaran Malaysia masih memikirkan cara yang terbaik untuk mengatasi masalah ini)。

此時蒲種國會議員盧永平跟著起立發言:白小之事早是燙手之芋。《教育發展大藍圖》既然主張自由與民主,為何教育部不能借此良機增建(相信意指華小)或者遷往一個更佳地點?……據我瞭解,只要重開白小,村民甚至願意接受學校降級。

至此副部長提出學生千人的原校面積只有微不足道的0.8英畝,是故教育部將之搬到5.6英畝大(的白沙羅麗陽鎮);條件是:一旦搬了,原校必須關閉(Jadi satu syarat untuk pindah ialah, kalau sekolah itu pindah, sekolah asal mesti ditutup.)

副部長總結,再次強調希冀議員明白教育部的意向,幸勿再炒冷飯(Jadi saya minta Yang Berhormat dalam Dewan yang mulia ini faham tentang hasrat kementerian supaya janganlah bangkitkan perkara itu lagi.)

原校(已)關閉? 各方認知歧異

不論是非,可見葉炳漢、盧永平與副部長的認知存有根本的差距之外,雙方同樣認同原校(的校園)已經關閉的事實。不同的是,教育部認為白小從來沒有被關,所謂關閉原校的意思其實是指關閉校園。

憑借這個立足點,非但此事不該舊事重提,而且關閉原校似乎也實不存在;更不用說「改天先」才談了。

即便這樣,有待回應的兩個問題是:一、為何白小舊有校園非關不可?二、這塊0.8英畝大的地皮將用作甚么?

第一個問題顯然有違社區規劃的原理,白小保校工委會的文告對此提出的理由極有見地:「關閉屬于八打靈17區一帶的白小原校,造成新村小孩及鄰近社區居民的孩子無法就近上課」。

回答第二個問題則有需大費周章回顧2001年教育部宣佈白小遷校的由來在于環境危險,且有空氣污染、噪音干擾、交通阻塞之患。如果實情確是如此,此地誓該從此空置,以免危害眾生。反之,恐怕遷校之故尚待重審翻案。

最少的是,萬一白小原址日后改作他用,教育部、規劃局與環境局三造怎樣自圓其說這片「空氣污染、噪音干擾、交通阻塞」交加的土地,符合官方既定的發展標準?

想到這個疾首蹙額的棘手議題,誰可奈何?難怪不得不使出「改天先」之計了。只是改天復改天,改天何其多!我生待改天,白小成蹉跎。世人皆被改天累,春去秋來老將至。 朝看水東流,暮看日西墜,百年教育能
幾何?

要是百年教育不能幾何,容我在這裡向「敢為天下先」的熊玉生先生公開建議白小保校工委會,正名為「改天保校工委會」。至于甚么時候適合公佈正名,按照紫微斗數計算,最好的時辰是:改天先吧!

One Response to “Reopen the original SJKC Damansara now!”

  1. ronnieliutiankhiew Says:

    华团排队抨击韩春锦妄顾白小
    一校换一校概念剥夺社区权益

    ■日期/Apr 11, 2007 ■时间/05:03:05 pm
    ■新闻/家国风云 ■作者/merdekareview 记者

    【本刊记者撰述】教育副部长韩春锦前天在国会下议院发表的“白小重开问题不存在”的言论继续受到华团的抨击,吉隆坡暨雪兰莪中华大会堂(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马来西亚华文小学家长会总会筹委会(家总)和董教总都谴责韩春锦不应以“一校换一校”,不理会社区人口比例对华小的需求,而剥夺了社区的权益。

    家总在文告中提出,依据城市发展规划局的标准,每5000至6000名居民的地区,就应该设一所学校,学校源流以当地居民的种族人数为主。目前人口密集的白沙罗附近地区拥有上万名居民,以华裔占大多数,教育部理应在该区建设1所华小,可是却关闭了白沙罗华小(白小),剥削了当地居民的社区权益!

    此外,根据教育部的规定,一间学校迁校之前必须得到该校100%家长的同意,可是白小关闭至目前为止(六年以来),仍有50至60位学生坚持在白小原校上课,证明韩春锦在未得到该校100%家长同意之前就批准迁校,此做法是自相矛盾且知法犯法的。

    家总也指出,到目前为止,全马仍有一些华小的学生人数还少过白小原校的50人,可是教育部秉持着全国人民享有接受基础教育的理念,而保留那些学校;若教育部坚持关闭白小原校,岂非持有双重标准?

    家总的文告也提及,教育部在处理华小课外书泛滥课题上的无能,以至让这个问题延生了十余年,仍然无法获得解决。

    谢春荣:政府处事僵化

    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主席谢春荣也在文告中表示,白小问题的根源是社区华小不足,政府采取所谓“关闭一所学校,换取一所学校”的方式,来处理华小爆满或华小不足的问题,是一项不合理及僵化的措施,因为它罔顾具体的客观需求。

    谢春荣(右图)表示,每个社区只要有需要,都应设立自己的学校。政府没有制度化增建华小的政策,却迫使白小迁校,以新学校容纳更多学生为由,关闭白校原校,任其闲置,只不过暴露出其荒谬的逻辑。

    他指出,白小保校工委会六年来不懈地争取白小重开,表明问题并没有解决,政府不应该继续回避这个问题。政府应立即重开白小,并且正视全国各地缺乏华小的问题,应制定增建华小政策,以取代不正当的“关闭一所学校,换取一所学校”的所谓迁校政策。

    董教总不满韩春锦言论

    董教总昨天也发表文告,对韩春锦的言论深表遗憾和不满,并指责韩春锦没有以全体华社的意愿为依归,善用国家珍贵资源的角度采取积极、实事求是的态度与方法解决问题。

    为此,董教总特别发出文告中指出,白小原校作为白沙罗新村社区及附近住宅区唯一的华小,自2001年1月白小搬迁至丽阳镇后,原校就被关闭,导致该区没有华小,违反了社区学校原理,这对当地要把孩子送往华文小学接受母语教育的家长来说是非常不公平的。因此,董教总认为,白沙罗新村家长和居民有权提出要重新使用白小原校校地作为华小用途,以让孩子享有在社区学校就近读书的教育权力,这乃是合情、合理及合法的要求。

    事实上,自白小事件发生以来,白沙罗新村家长和居民要保留原校的要求获得全国不分种族人民、团体、政党,包括国阵华基政党的国会议员及各界人士的认同与支持,并以实际行动从全国各地组团至白小(原校)拜访与慰问。因此,韩春锦副教育部长理应正视和俯顺当地村民乃至全国各族人民的意愿与要求,实事求是,从积极的角度去解决白小(原校)问题。

    学校是社区的基本设施,人民的基本需求。每个社区必须建立满足该社区人民子女教育所需的学校,让学生在社区范围内上学,提供良好的学习环境。座落在雪州八打灵再也的白沙罗新村,周围仍有数个新住宅区在建设中,因此当地人口将大大增加,华裔居民对华小的需求非常殷切。

    根据人口统计和学校规划标准,估计八打灵再也需要24所华小,但目前只有8所华小而已。因此,董教总认为,从社区学校原理以及实际需求,同时不需再投入大笔经费和寻找土地建校,就可拥有一所学校以缓和当地华小严重短缺的问题。基于此,董教总吁请政府应充分利用原有资源,重新使用白小原校,以避免国家珍贵教育资源继续被闲置。

    董教总认为,白小原校问题之所以至今无法解决,追根究底症结在于长期以来,政府奉行单元化教育政策,没有根据各族人口比例及社区的需要来增建各源流小学的不公平政策所造成。面对当局不允许增建新华小,甚至连申请迁校也面对苛刻的条件,例如学校董事部必须负责寻找地点及建校、而且有关地点不能是政府学校保留地等。事实上,就算是历经千辛万苦获得当局允准迁校,也同样面对重重波折。董教总认为,要解决白小原校问题及防止日后再产生类似的事件,政府就必须公平对待各族母语教育发展,根据社区各族人口的比例及需要,增建各源流学校,这才是接受选民委托的民选政府应有的施政方式。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