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tantuya case: Mazlina punched Shaariibuu!?

If Shaariibuu was not lying, what on Earth Mazlina trying to prove? Was she a former magistrate? Give us a break!Razak’s wife punched me: Shaariibuu
Jun 22, 07 1:38pm Malaysiakini
A different kind of drama unfolded in the Altantuya murder trial today when prosecution witness Shaariibuu Setev claimed from the witness stand that he was assaulted and harassed by Abdul Razak Baginda’s wife.Shaariibuu, the second prosecution witness, said Mazlina Makhzan (photo) had kicked him this morning.He also claimed that she had also punched him in the stomach as she passed by him during a break this morning.Shaariibuu added that Mazlina had been harassing him since the beginning of the murder trial of his daughter Altantuya.After hearing his complaints, Shah Alam High Court judge Mohd Zaki Md Yasin ordered that the families of Abdul Razak Baginda and Shaariibuu Setev be kept apart.

In tears

Earlier in the day, Shaariibuu became emotional and wept after he was shown his daughter’s photo.

“She is Altantuya”, he said in the Mongolian language. He then took off his spectacles to wipe his tears before his words were interpreted into English.

He also took a swipe at various media reports that had labelled Altantuya as ‘a Mongolian woman”.

He said many people had reported and called her a Mongolian woman “but if you want me to mention her name, I will.”

Justice Mohd Zaki then allowed a 30-minute recess to enable Shaariibuu to calm down before cross-examination by the defence.

The trial will continue after lunch.

In the dock are Chief Insp Azilah Hadri, 30, and Cpl Sirul Azhar Umar, 35, charged with murdering Altantuya, 28, at a location between lots 12843 and 16735 in Mukim Bukit Raja here between 10pm on Oct 19 and 1am on Oct 20 last year.

Political analyst Abdul Razak Abdullah Baginda, 46, is charged with abetting them the previous day.

沙里布:拉萨妻子打我肚子!
法官即刻下令分隔双方家属
郭史光庆
07年6月22日 下午2:01
Malaysiakini
炸尸案审讯进入第5天

,继续出现高潮迭起的局面。出席作证的阿旦杜雅父亲沙里布

,今早突然向法庭申诉

,指炸尸案第三被告阿都拉萨巴金达的妻子玛兹琳达(左图),自审讯开始至今就不断骚扰和诅咒他,甚至用脚踢他及殴打其肚子。

在第一被告阿兹拉哈德里(Azilah Hadri)的辩护律师哈兹曼(Hazman Ahmad)在上午结束盘问后,身为第二名证人的沙里布表示欲向法庭做出申诉。

沙里布通过其蒙古翻译员以英语表示,“每次阿都拉萨妻子玛兹琳达经过(我身边),她就踢我。刚才她也打我(沙里布用手指向本身的肚子)。每一次她都压迫、骚扰和诅咒我。我很难忍受。不过,我是一个受过教育的人,我不会对她做出什么行动”。

沙里布补充说,玛兹琳达大约今早10时30分休庭时,在法庭通往证人室的入口处,再一次攻击他。

在听取其投诉后,沙亚南高庭法官法官莫哈末查基即刻下令,把阿都拉萨的家属及沙里布分隔起来。

沙里布:目睹庭警可作证

沙里布(右图)也表示,有庭警目睹他遭到玛兹琳达的攻击。

然而,玛兹琳达在午餐休庭步出法庭时,却怒气冲冲的向记者表示,“我在法庭里踢和殴打他?这有可能吗?简直是撒谎(What a lie)”。

在沙里布申诉完毕后,主控官敦阿都玛吉副检察司(Tun Majid Tun Hamzah)和阿都拉萨辩护律师王健强都站起来,表示对此不知情。

阿都玛吉和王健强表示,两人是在数分钟前,才获得卡巴星告知此事。卡巴星是代表死者家属和蒙古政府的旁听律师。

由于沙里布和玛兹琳达都是此案的证人,因此在每天审讯时,两人都被安排坐在证人室等候。今早在沙里布向法官申诉的时候,玛兹琳达并没有在庭内。

有鉴于此,法官莫哈末查基指示王健强劝请玛兹琳达停止有关行为,而王健强也答应会给予后者劝告。

王健强表示,由于有关事件发生在法庭外,因此与此案无关,只有发生在法庭内才能够构成藐视法庭的罪名。

不过,他补充说,沙里布可以对玛兹琳达采取法律行动,而玛兹琳达也可以自辩,但是皆与此案无关。

敦玛吉表示,他将会与庭警讨论,把阿都拉萨家人与来自蒙古的证人分隔开来。

卡巴星:可视为藐视法庭

此外,卡巴星於中午休庭时告诉记者,“无论是在庭内或庭外,只要是恐吓证人,都可以构成藐视法庭的罪名”。

“这是不对的,你不能伤害证人,无论是通过语言或行动。”

不过,卡巴星继称,沙里布不会采取法律行动。

“没有必要,我们了解被告家属的感受。法庭已经指示辩方律师,此事就告一段落。”

沙里布庭上睹相思女频拭泪较早前,主控官马诺兹(Manoj Kurup)在盘问沙里布时,拿出一张照片,要沙里布确认相中人是否就是其长女阿旦杜雅。沙里布看了相片后悲从中来,并开始流泪。法庭助理於是递给沙里布一盒纸巾,后者频频脱下眼镜,以纸巾拭泪。在旁边的翻译员也拍拍他的肩膀,加以安慰。当时,沙里布表示,“我们蒙古人不会直接讲出死者的名字,但是如果你(主控官)要求的话,我可以告诉你。我们只称死者作‘死者’”。

玛诺表示,“对不起,但是为了法庭记录,请你说出名字。”

这名伤心的爸爸只好说,“阿旦杜雅”。

不久后,法庭就宣布休庭半小时,直到上午11时05分才继续审讯。

去年11月被通知女儿遭谋杀

沙里布在今天的供词透露,阿旦杜雅是与一名亲戚纳米拉(Namiraa Garelmaa)和一名友人乌里杜雅(Uuriintuya Gal Orchir)一起来到大马。

沙里布表示,他是在去年11月初,从蒙古外交部获知阿旦杜雅已遭谋杀。於是,他就在11月9日飞抵吉隆坡。在抵达吉隆坡后,马来西亚警方抽取了他的血液,以进行脱氧核糖核酸测验。

沙里布表示,警方曾告知他,其脱氧核糖核酸与阿旦杜雅的骸骨吻合。

阿旦重返拉萨家祝屠妖节快乐
表姐妹否认报案指两人已结婚
郭史光庆
07年6月22日 晚上9:30
调整字体大小:
炸尸案死者蒙古女郎阿旦杜亚的表姐(或表妹)娜米拉表示

,当她发现阿旦杜亚失踪后

,就前往吉隆坡的一间警局报案。但是她却否认曾在报案书里头

,直指阿都拉萨是阿旦杜亚的丈夫。

娜米拉今日在沙亚南高庭做证,不曾向警方这么表示。

她强调,“我没说过这些话”。

娜米拉是蒙古女郎炸尸案的第三名证人,她通过蒙古翻译员向法庭透露,在失踪之前(2006年10月19日),阿旦杜亚曾与另一名陪同到来马来西亚的友人乌里杜雅(Uuriintuya Gal Orchir),一起前往警局报案。不过,她没有随行,也不知道为何报案。

后来三人在当晚就乘坐德士前往阿都拉萨的住家,并在那里遇见阿都拉萨聘请的私家侦探巴拉(P Balasubramaniam)。不过当后者告诉她们说,阿都拉萨不在家时,她们就折返下榻的马来亚酒店。

单独前去,或能见拉萨

娜米拉说,在大约9时左右,阿旦杜亚向她们表示,“阿都拉萨现在可能人在屋里,我想回去向他说声屠妖节快乐”。

“阿旦杜亚要我们留在酒店里,她认为,如果单独前去,或许可以见到他。”

娜米拉接着表示,在阿旦杜亚乘坐德士离开酒店后,一度致电透露,自己在阿都拉萨的住家之外。过后电话就挂断,自此再也没任何讯息,那是她最后一次与阿旦杜亚说话。

后来,娜米拉和乌里杜雅多次尝试联络阿旦杜亚的手机,却无法接通。她们也试图致电巴拉与其助手苏拉斯(Suras Kumar)以询问阿旦杜亚的下落。不过巴拉却表示不知晓,苏拉斯的电话则无法被接通。

阿旦私家侦探协助报警

第二天,在酒店经理的劝告下,娜米拉在阿旦杜亚之前聘请的私家侦探洪忠明的协助下,前往李孝式路警局报案。

她说,由于自己不会讲英语或马来语,因此在前往报案前,曾致电人在香港的阿旦杜亚胞妹布玛(Burmaa Oyunchimeg,又称艾美Amy,右图),要她以英语告诉洪忠明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过后再由洪忠明与负责报案的警察进行沟通。

这份拥有娜米拉签名的报案书,显示她是报案者,而洪忠明则是翻译员。这份只有4个句长的报案书,是指娜米拉与阿旦杜亚在10月6日抵达吉隆坡。

不过,当翻译员在法庭上将报案书内容念给娜米拉听时,她却表示日期应该是10月8日。

指巴拉致电约往拉萨家

报案书也指一名“印度人”(巴拉,左图)致电阿旦杜亚,指其丈夫阿都拉萨要求这名“印度人”转告她,前往阿都拉萨位于白沙罗的住家。

对此,娜米拉否认。她也否认报案书的另一段内容,即阿旦杜亚与阿都拉萨已成婚。

娜米拉更澄清说,当时她指阿旦杜亚是“姐姐(或妹妹)”,不是报案书上的“女性友人”。

不过,报案书的其他部分都被确认是正确的,即阿旦杜亚离开酒店前往白沙罗后,就失踪,电话也屡拔不通。

临走前留下一张电话名单

娜米拉也表示,阿旦杜亚在19日早上前往警局报案之前,曾交给她一份电话名单,表示若有不测,就联络名单上的电话。

于是她就把电话清单,交给较后抵达的布玛,因为后者会讲英语。

一直到娜米拉返回蒙古后,她才从电视上得悉阿旦杜亚已遭人谋害。

较早前,她也表示,与乌里杜雅一同来马,是为了就读一项语文课程,并不清楚阿旦杜亚来马目的。后者曾表示是要来马,会晤“某人”。

娜米拉表示,自己曾经两次陪同阿旦杜亚到马天然树胶局大厦(Bangunan Lembaga Getah Asli Malaysia)尝试会晤“某人”,但是皆失败。

审讯将在下周一续审,控方将会继续盘问娜米拉。

阿尔丹杜雅死前留下电话名单
证人:她说没回来就联络他们
■日期/Jun 22, 2007   ■时间/09:35:17 pm
■新闻/家国风云   ■作者/merdekareview曾薛霏
       

【本刊曾薛霏撰述】“炸尸案”死者阿尔丹杜雅的表妹纳美拉(Namiraa Gerelmaa)透露,阿尔丹杜雅在去年10月19日下午警察局报案时,曾她和朋友嘉洛琪(Gal-Ochir Uurintuya)留下一份电话名单,并若她出去没有回来,就联络名单上的人。

不过,纳美拉目前手上并没有这份电话名单;她告诉法院,这份名单在布尔玛(Burmaa Oyunchimeg),或别名艾美(Amy,右图)的手上。

纳美拉今日下午回答主控官马诺(Manoj Kurup)盘问时,透露上述情况。在前天(周三)的审讯,主控官阿都马吉(Abdul Majid Tun Hamzah)盘问第一证人巴拉苏巴马廉(Balasubramaniam)时,巴拉透露,阿尔丹杜雅的姐妹艾美发过一则手机短讯恐吓阿都拉萨,而阿都拉萨则短讯转发给巴拉。【点击:证人认出首被告载走死者 阿都拉萨说对凶案不知情】

在雪兰莪莎亚南高等法院开庭的“炸尸案”审讯今天进入第五天,法庭再度传召死者阿尔丹杜雅父亲沙里布(Shaariibuu Setev)和表妹纳美拉供证。纳美拉也是去年10月8日陪同阿尔丹杜雅到马来西亚的两名蒙古女子之一。

阿尔丹杜雅死时28岁,她去年10月来马来西亚后,在1018日至19日期间失踪;116日,她遭炸毁的残骸遗骨在莎亚南丛林被发现。沙里布上周五告诉媒体,阿尔丹杜雅毕业于两所大学,精通六种语文――蒙古语、法语、华语、英语、韩语和俄罗斯语,自四、五年前起就担任专业翻译员,并非本地媒体所说的妓女或模特儿。【点击:举证揭女儿与阿都拉萨关系 沙里布:她不是妓女模特儿】

死者并没见到那个人

主控官问纳美拉是否知道阿尔丹杜雅来马的原因是要见一个人;纳美拉答说,就她所知,阿尔丹杜雅并没有成功见到那个人。她也声称,当时并不知道她要来见什么人。

接下来她说:“现在我知道了。”

马诺问道:“阿尔丹杜雅来见谁?”

纳美拉答道:“拉萨巴金德(Razak Baginda,左图)。”

纳美拉告诉法庭,她们去年10月来马时,入住马来亚酒店。她曾经两次陪同阿尔丹杜雅到第三被告阿都拉萨(Abdul Razak Baginda)的办公室,曾在阿都拉萨的办公室见过巴拉。

纳美拉透露,10月19日当天,阿尔丹杜雅和嘉洛琪曾在下午出去报案,她则独自留在酒店。阿尔丹杜雅外出留下一张电话名单给她和朋友嘉洛琪,并说若她出去没有回来,就联络名单上的人。

不过,纳美拉说,目前手上没有这份电话单,这份名单在布尔玛(Burmaa Oyunchimeg),或别名艾美(Amy)的手上。纳美拉表示,由于艾美英文比较好,她把名单给了艾美,让她联络这些人。

当晚时左右,她们三人同乘德士到阿都拉萨的家抵达目的地时,看见巴拉站在铁门外阿尔丹杜雅问巴拉,阿都拉萨是否在家,巴拉答说不在。

德士司机载她们回到酒店后,阿尔丹杜雅告诉她们,她认为阿都拉萨有可能在家,她要独自去见阿都拉萨,祝贺他“屠妖节快乐”。阿尔丹杜雅认为,她一人去较有可能见到阿都拉萨。虽然嘉洛琪建议她一起去,阿尔丹杜雅拒绝。当时大概是晚上9时30分。

纳美说,“我们回到房间时,阿尔丹杜雅打电话回到酒店她说,她已在阿都拉萨家门外。”当时是纳美拉接听这通电话,不过接下来对方就挂线了。

当晚,纳美拉和嘉洛琪都不停地给阿尔丹杜雅打电话,但一直无法接通当时,酒店一位女经理建议她们次日去报案。

尔后,她们也尝试联络巴拉和其助手苏拉斯(Suras Kumar)前者说不知道阿尔丹杜雅行踪,后者则一直无法联络上。

法院要纳美拉在庭上指认苏拉斯,纳美拉看他时,只是眯着眼睛快速地看了苏拉斯一眼,有点生气地说:“是他。”

报案书与证人当时说法不符

阿尔丹杜雅(右图)晚出去之后,就没有回来,纳美拉担心阿尔丹杜雅的安危而去报警。

10月20日下午,纳美拉和嘉洛琪洪姓私家侦探陪同前往警局报案。由于两人不谙马来语,英语也由洪姓私家侦探协助报案由于艾美的英语流利,所以前往报案之前,纳美拉联络远在香港的艾美。

艾美过后联络洪姓私家侦探协助两人前往报案。当时,由洪姓私家侦探将警员的马来话翻译成英文给两人听,再由私家侦探讲给警员听由于沟通不良,几人报案时还绘图传达报案内容。

主控官马诺问纳美拉,在报案书上签名时是否读过报案书内容?她声称没有人念过内容给她听。主控官后来让通译员协助纳美拉读报案书内容不过,纳美拉随后声称,报案书中有一些话,她并没有说过。她只在报案时,告诉警员她几时来,住在什么地方、阿尔丹杜雅离开后就再没有回来。

于是,主控官马诺便逐句问纳美拉,她是否曾经在警局说过这些话。

马诺:我在2006年10月6日,我的女性朋友阿尔丹杜雅,28岁,住在马来亚酒店,821号房。

纳美拉:我们来的日期是10月8日,我没有说女性朋友,我说姐妹(sister)。

马诺:在2006年10月19日,时间19:00(晚上七时)我的朋友阿尔丹杜雅在马来亚酒店接到一个印男人的电话,说她(阿尔丹杜雅)的丈夫叫他载我的朋友去白沙罗高原。

纳美拉:我从来没有说过这样的话。

马诺:然后,大约20:00(晚上八时),我的朋友联络我她已经抵达他丈夫阿都拉萨巴金德在白沙罗高原的家。

纳美拉:我说她到了那里,其他的我没有说过。

马诺:我的朋友已经跟阿都拉萨巴金德结婚直到现在。

纳美拉:我没有说过。

马诺:直到现在,我联络我的朋友,但是都无法联络上她。

纳美拉:是我的话。

马诺:我报案的原因是,担心有什么事发生在我朋友身上。

纳美拉:我说了这些话,不过没有说朋友,而是说姐妹。

纳美拉说直到离开马来西亚为止,都不知道阿尔丹杜雅发生了什么事。直到后来,她在蒙古看到新闻时,才知道阿尔丹杜雅被残酷地杀死,她被枪杀,然后被炸。

3 Responses to “Altantuya case: Mazlina punched Shaariibuu!?”

  1. KSTAN Says:

    Wow! The husband blow-up the daughter, the wife assaults the father ….. This is what I call JUSTICE ala UMNO.

  2. ronnieliutiankhiew Says:

    c.p.hong: What a shame! What kind of justice is this? Malu…

  3. Jack Says:

    They can do anything.They are under protection.Haress them,they blow you up .

    They are the untouchable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