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tantuya case: One of the private eyes sacked

The private eye who worked for P Balasubramaniam was sacked because he was said to have an intimate relationship with one of the Mongolian girls who accompanied Altantuya to Malaysia. According to P Balasubramaniam, he sacked his assistant Suras Kumar at the request of his client Razak Baginda.

Father: Altantuya came to see Razak

Sabrina Chan
Jun 21, 07 6:53pm
Malaysiakini 
Dr Shaariibuu Setev, the father of the murdered Mongolian national Altantuya today told the Shah Alam High Court that his daughter traveled to Kuala Lumpur last October to meet Abdul Razak Baginda.To a question by DPP Manoj Kurup, Shaariibuu said Altantuya herself told him that.“I asked her if she had anybody as a reason to go there (Kuala Lumpur),” he said.“She told me yes. She said she knows someone in Malaysia whose name is Baginda,” explained Dr. Shaariibuu, with the help of an interpreter.

Shaariibuu is the second prosecution witness to take the stand in this high-profile murder trial.

Private investigator P Balasubramaniam has been testifying for the past three days and almost the full day today. 

Shaariibuu also described his daughter as having a jet-setting life as a professional translator and interpreter.

“She traveled most frequently to Malaysia, Singapore and China, but also traveled to many other countries.”

When asked how many children he had, he replied that he had two daughters.

Manoj will continue with his questioning tomorrow when the trial resumes before Justice Mohd Zaki Md Yasin.

Political analyst Abdul Razak Baginda is charged with abetting the murder of Altantuya. Two special unit policemen, Chief Inspector Azilah Hadri and constable Sirul Azhar Umar are charged with murder.

All three are on trial together and face the death penalty if convicted.

有张笑脸到没有微笑
律师追问下证人供词自相矛盾

■日期/Jun 21, 2007   ■时间/09:05:56 pm
■新闻/家国风云   ■作者/merdekareview薛霏
           
【本刊曾薛霏撰述】“炸尸案”控方第一证人巴拉苏巴马廉(Balasubramaniam)今午在法庭继续审讯时,面对第三被告阿都拉萨巴金德(Abdul Razak Baginda)辩护律师王健强的多番盘问,显得有点招架不住,口供出现自相矛盾的地方。尔后,主控官阿都马吉(Abdul Majid Tun Hamzah)再度盘问证人时询问证人是不是第一次出庭供证;证人说是。

轰动国际的“炸尸案”今日进入第四天审讯,法庭今天继续传召控方第一证人巴拉(右图)供证,在审讯进入下午时段,巴拉供证完毕。控方继续传召第二证人沙里布Shaariibbuu Setev)上庭供证。沙里布乃死者阿尔丹杜雅父亲,是本案四位遭到传召的蒙古藉证人之一。

阿都拉萨究竟有没有微笑?

证人的口供出现矛盾的地方主要在于:巴拉向阿都拉萨询问阿尔丹杜雅的行踪时,阿都拉萨微笑要巴拉猜测的部分。王健强表示,证人说第三被告微笑会对被告带来很大的伤害,所以多番盘问要向他厘清,同时也不断在盘问中,加入“你已经宣誓了”、“你最好说真话”、“你同意吗?”之类的话语。

王健强要证人说出,当他在20061020日中午跟第三被告阿都拉萨在其吉隆坡的办公室会面时,当他询问蒙古女子阿尔丹杜雅被扣押在哪间警局时,阿都拉萨是否有微笑?

王健强说:“第三被告在谈论这么重要的事情,不可能微笑。这是很严重的事,关乎人命,第三被告不可能微笑!”

巴拉回答说:“第三被告有一张笑脸。”

王健强再度追问:“让我来告诉你,第三被告并没有如你所说般微笑。你同意吗?”

巴拉沉默了一阵回答道:“同意。”

由于证人的证词,从原本的阿都拉萨(左图)有微笑,转到巴拉说阿都拉萨拥有一张笑脸,再转到巴拉认同阿都拉萨没有微笑,法官开始感到混淆,并且再度要证人说出,到底阿都拉萨有没有微笑?

在这段期间,法庭中开始有人窃窃私语,巴拉本身也因为这个混淆弄得微笑起来,不过法官马上严厉指令巴拉不要笑,因为此案件事关重大,巴拉的笑脸随即消失。过后,他回答道:“第三被告一面微笑一面要我猜。”

巴拉在周二供证时,告诉法庭阿尔丹杜雅在20061019日被第一被告带走之后,第二天跟阿都拉萨会面时,询问他,阿尔丹杜雅被扣押在哪里,阿都拉萨微笑说出三个地点要他猜,旋即又告诉巴拉,他自己也不知道。【点击:阿都拉萨告诉证人召警抓人 翌日答说不知死者扣押何处】

巴拉今日也告诉法庭,他在111日之前并不知道阿尔丹杜雅被谋杀的消息。他在阿尔丹杜雅被带走之后一直到111日之间,都一直认为阿尔丹杜雅遭到逮捕和扣押。

苏拉斯与蒙古女子有亲密关系

炸尸案”在下午续审的时候,出现了“小高潮”。使法庭昏昏欲睡的公众和媒体清醒过来的“小高潮”出现在王健强盘问证人“是否知道其助手苏拉斯(Suras Kumar)跟三名蒙古女子过过于亲密,而苏拉斯曾跟其中一名蒙古女子在酒店过了一夜?”的时候。

王健强盘问巴拉,第三被告是否曾向他投诉过苏拉斯跟三名蒙古女子的关系亲密?巴拉答有。他进一步问,巴拉是否因为这个阿都拉萨的投诉,而在18日终止苏拉斯的服务?巴拉承认是。王健强问巴拉是否同意苏拉斯跟蒙古女子的关系违反私家侦探的职业操守,巴拉认同。

当王健强进一步盘问他,是否有告诉第三被告,苏拉斯跟三名蒙古女子包括阿尔丹杜雅之中的一位有不可告人的关系(hubungan sulit)?证人不同意。

王健强继续问道:“你是否同意,苏拉斯跟三名蒙古女子的亲密关系导致他在18日被解雇?亲密关系的意思是什么?”

巴拉回答:“我停止苏拉斯的服务是受到第三被告的指示。”

王健强再问:“我只是要问你亲密关系是什么意思?”

巴拉再度重申:“我停止苏拉斯的服务是受到第三被告的指示。”

王健强把问题修改了一下,再问道:“之前是否有任何一个顾客,曾经要求你解雇你的雇员?”

巴拉答:“没有。”

王健强继续说:“我告诉你,第三被告从来没有指示你停掉苏拉斯和另外两名雇员。你同意吗?”

巴拉说:“我不同意。”

王健强再问:“你知道苏拉斯在马来亚酒店订了一间房。同意吗?”

巴拉:“不同意。”

王健强:“我告诉你,巴拉,苏拉斯曾经跟其中三位蒙古女子,包括阿尔丹杜雅中的一位蒙古女子过了一夜,你知道吗?”

巴拉:“不知道。”

当巴拉回答到这里,法官也禁不住问王健强,究竟苏拉斯是跟哪一个蒙古女子,共度一夜,王健强坦言本身也不知道。

沙里布叙述父女俩最后对话
阿尔丹杜雅:我认识了拉萨
■日期/Jun 21, 2007   ■时间/10:22:16 pm
■新闻/家国风云   ■作者/本刊曾薛霏
           

【本刊曾薛霏撰述】“炸尸案”死者阿尔丹杜雅父亲沙里布(Shaariibuu Setev)今日供证以后,使这个疑点重重的“炸尸案”,更添扑朔迷离。

法庭今日传召沙里布(左图)为控方第二证人。他在出庭供证时表示,其女儿阿尔丹杜雅告诉在最后一次来马来西亚之前曾经告诉他,她在这里认识了一个人,他的名字叫巴金德(I met a guy, and his name is Baginda.)。

无论如何,后来通译员恩佳尔伽(Enkhjargal Tsetsgee)在重复沙里布的话时,将句子改成:“她有一个重要人物,他的名字叫巴金德”(She has somebody, and his name is Baginda)。

沙里布于上周六(616日)召开记者招待会时,非常肯定地告诉媒体,阿都拉萨和阿尔丹杜雅从未有爱情关系,也从未结过婚。他也再三重申,他的女儿是一名翻译员,并非如早前媒体所报道般,是一名模特儿,更不是一名妓女。【点击:举证揭女儿与阿都拉萨关系 沙里布:她不是妓女模特儿】

沙里布于今日下午,控方第一证人巴拉(Balasubramaniam)供证完毕后,遭传召为证人。他在整个审讯过程中的证词都由恩佳尔伽充当其通译员。

通译员身份惹争议

在法庭接受恩佳尔伽的通译服务之前,第二被告辩护律师再迪(Zaidi Zainal)提出,恩佳尔伽曾经多次陪同沙里布出席记者招待会,由于法庭内没有人听得懂蒙古话,而担心通译员会偏袒。他坦言自己并不是反对,只是希望法官关注此事。不过,第一被告辩护律师因为下午才进来,声称不了解此事;第三被告辩护律师王健强则说:“只要继续审讯,我不反对”。

家属旁听律师也向法官解释,这名通译员是蒙古参赞代表法庭指派的。当时,法官问法庭内是否还有其他人懂得蒙古话,不过并没有人回应。当时曾经在记者招待会上,充当沙里布的翻译员的蒙古国家法律中心研究员巴雅(Bayar Purevdorj)也在法庭内,不过他并没有回应法官的提问。

尔后,法官接受了恩佳尔伽为沙里布的通译员。

询问阿尔丹杜雅来马原因

沙里布也告诉法庭,其长女阿尔丹杜雅未曾结婚,跟两名小孩一起住,以翻译工作为生。

主控官马诺(Manoj Kurup)盘问控方第二位证人沙里布,其女阿尔丹杜雅最后一次来马来西亚时有否有告知他,那时候是几时?沙里布回答说,阿尔丹杜雅在来马前曾致电给他,告诉他,她要来马的消息。沙里布要求女儿,在离开之前见他一面。不过,他并不确定那时候是2006107日或8日。

马诺再问沙里布,两人会面时,他是否询问过阿尔丹杜雅(左图)来马来西亚的原因。

沙里布叙述,他当时询问阿尔丹杜雅:“为什么如此喜欢马来西亚,为什么一直要去哪里?你已经去马来西亚两次了,为什么?你在那里是不是有认识的人?”

沙里布说,阿尔丹杜雅说是。沙里布再进一步问两人的关系。阿尔丹杜雅告诉沙里布,她在这里认识了一个人,他的名字叫巴金德(I met a guy, and his name is Baginda.

不过后来通译员恩佳尔伽在重复沙里布的话时将句子改成:“她有一个重要人物,他的名字叫巴金德”(She has somebody, and his name is Baginda)。

法庭就在此时决定休庭,预计主控官明日会继续盘问沙里布。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